旧文

雪 记忆
保存于:2008年1月25日 18时4分5秒

随笔随笔,随随便便记个流水账。
一个晚上偶然看了湖南ETV才知道今年是湖南三十几年来最冷的一个冬天,一觉过去,醒来地上早已结了一层厚厚的冰。今天也是期末考试的第二天,当然,现在来说,已经是放寒假了!记得去的时候,一路上的“颠簸”成为了我有生以来去读书最滑稽的一天了。刚出门,一个大约30°的很长的斜坡上,一位妇女在男同胞的搀扶下,还是噗通“坐”到了地上,马路对面人行道边两位女生看到了,也禁不住笑了起来,还好保安品德不错,在出院门的更陡的坡上撒了煤灰,方使我不至连μmgsinθ都应付不了。没想到昨天还是好不容易干了的路面,今天都铺上了一层厚厚的冰冻,呵呵,在一小面前的90°弯都得做一个大半径的小速度的圆周运动。跟我一样急着赶考的同学们,都举步维艰啊,每一步都是试探,整个脚简直就是挪,抬都不敢抬一下。好不容易来到教室,却没看见几个人,好像考完试走人了一样,从8点到8点半半个小时,学校竟然没有半点反应,又有传言三中不考放假了,最后还是急急忙忙开考,突发事件应急预案难道就这么点效果,或者说没有吧。旺君啊,你运气真好,晚来了40min,老师还你,最后一切又都作废……我也够郁闷的,数学居然最后两道没看到,一直检查前面去了!回到教室,只听——据上级指示,本次考试不发通知书,从今天开始就正式放寒假了——欢呼雀跃声如雷贯耳啊——

旧文》上有1条评论

  1. Pingback引用通告: 一次次擦身而过 | Thank you, Sami! United States WordPress Unknow O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