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文

奥沙利文的过去
2010-5-7 17:09 阅读(8)

奥沙利文:一切都是过去,斯诺克才是我的信仰

并不是只有足球和篮球界才会有人吸毒,即便在以绅士运动著称的斯诺克界,也有这样一位和毒品扯不清关系的谦谦君子。他,就是奥沙利文。没有人记得90年代的奥沙利文,那时候的他年少成名,被所有人认为是斯诺克界不可多得的天才,每个人都给他掌声,但是这却让他彻底的迷失了自己。他没有朋友,没有人听他倾诉,年少的奥沙利文根本没办法诉说自己承受的巨大压力和心中的烦恼。于是,他开始用大麻和毒品来麻醉自己。在球场上,他会摔掉球杆,捶击球台,仰天大叫,甚至捶击裁判。当大麻和毒品都没有办法麻醉自己的时候,他的生活也因此而走到了谷底。那一年,他赶走了怀孕的女友,他的父亲则因为过失杀人入狱,母亲也因为偷漏税判刑一年,1998年爱尔兰大师赛因为药检查出服用大麻,奥沙利文的冠军被取消了,奥沙利文已经输到了没东西可输的地步。还好这样的多重打击终于让他清醒过来,现在的他皈依了伊斯兰教,戒除了酒精和大麻,接回了女儿,微笑开始经常出现在奥沙利文的脸上,代替了以往的不羁。

不管怎样,你的球风永远是我的最爱与追求!

当然,还是要感谢丁俊晖,是你让我爱上了台球,不过现实中,我消费得起的也仅仅是美式8球(斯诺克本身也难得有台桌),至多时不时扔掉10~15打打美式9球调节一下心情(不然只打8球也太无聊了,以后弄清规则了打打14.1,也就是直球)。

最后,对希金斯的赌球案表示高度关注!某天下午浏览谷歌资讯,看到两个难以想象会在一起的关键字,“希金斯”+“赌球”!当晚上手机QQ就看到下面写着这两个关键字……

1 thought on “旧文

  1. Pingback引用通告: 一次次擦身而过 | Thank you, Sami! United States WordPress Unknow O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