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无恙

漫无目的的寒假悄然过去了,我又返校了。

丰盛的果实

因为搭的是王浦赶飞机的便车,所以老爸索性就把一整箱的苹果塞上了,另外还有一个袋子,里面有两个用刀切好掰开路线的柚子、数量不等的橙子及重庆产的鸡爪子、各种过年期间在老家吃剩下的糖果,最后中午一车人吃饭时还留下了两瓶王老吉。

除此之外,我的随身行李不过是一个书包和一个旅行袋。

这,或许就是家离学校近的好处。吴跑和张志刚两个来7栋后门接我时,都笑得乐呵呵的。

第一次洗东西吃

学校的自来水经常是带黄色的,因而我从来都不寄希望于处理(煮沸)后再饮用。有时候吃药不得不烧热水喝,我认为理想的准备工作是,在热得快里倒一点喝的水,煮沸,倒掉再重复几次。事实上,只要不是散剂(外敷的称粉剂),现在我都直接用冷水带了。

刷牙就够恶心了,洗水果吃更是不敢想象。要我说,幸好换寝前后我们都住在高层,幸好我们男同胞本来就懒得买零食。

只是这一次带来这么多吃的,实在顾不上那么多了,总不可能让它烂掉。

套被单的捷径

说实话,自小住在家中,不知寄宿之苦。张的提醒让我才意识到,抓住被子的对角抖一抖更省时间。

防尘有道

但凡是个爱干净的人,考完走前一定会好好“收拾”自己的。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铺上报纸,或者用袋子收起来。然而谁又不想图个快呢?这一回来,我就发现了几个不尽人意的地方。

首先是鞋。拖鞋虽然是用塑料袋装好的,并且已经放在柜子里,但是我没有把打结的那一端朝下放,而是恰好反过来,正好给了灰尘可趁之机。至于春秋时节穿的那两双鞋,更是直接就放任它们在鞋架上呆了好几个月……

其次就是一直晾在床边的洗脸毛巾和擦脚毛巾。我就是再不想把它们混装在一起,也可以把它们挂(而不打包)在衣柜里。当时没管大概是因为,早上和前夜分别要用到它们,而中午就可以坐车回家,毛巾肯定还是湿的——有过垫被发霉记录的我终究还是担心,就算分别用干净的袋子装好放柜子里,也指不准会发生什么。

又停水了

专家早就走了,加上又过了一个长假,再不停水貌似我们也不好意思了。

不知道是说报复好呢,还是说被逼的,大家都不怎么关水龙头。以往一天当中能有一个小时来水就相当相当不错了,于是我们没事就把桶子放在龙头下面——龙头开着的时间远远大于关闭的时间。

让我们倍感欣慰的是,现在停水成了偶然现象。但是,即便停的时间很短,我们也会条件反射性地重复往年的动作,这很多时候直接导致自来水哗哗地流个不停。

调试电脑

购于韩日世界杯后的飞利浦方块屏,1.75GHz的单核P4处理器,临时拼凑的1GB的DDR1的内存,可怜的32MB显存的GF MX400/440显卡,这样的配置无论如何都是不好意思拿出手的,但是我用着依然畅快。

扯远一点,现在很多人都有一个误区,买电脑很在意什么i3、i5,硬盘多大多大等等,要我说吧,要买笔记本,那就不要忘记它的出身——主要是用来办公的!不玩巨型游戏、不搞专业多媒体设计,平时看看电影、上上网,奔腾四加集显都没压力啊。内存(关键看频率)、显存、硬盘大小之类的,在笔记本上实在没什么好比较的,可以说大同小异,拼一拼售后质量和返修率才是根本。

言归正传。10年的沧桑已经让这个组装机疲惫不堪,长期闲置也引来了开机“滴——滴”(每次开机响但仅响一次)的哀号。可怜我翻箱倒柜搭线,最后还是要开箱搞卫生,顺便把内存条互换个位置。开机黑屏这事好像就这么简单。

还没来得及享受成功开机的喜悦,忘记登录密码就来了当头一棒。苦苦暴力破解之后,就差用深山红叶的WinPE覆盖密码了,好在灵光乍现,成功登录。不过让我乐在其中的是,隔壁的老毛后来急匆匆地跑过来找泡哥要密码了——也难怪吴抱怨了,别人的密码还要自己来记。

消失了好一阵的Ultimate Flag for Chrome进化成了Flag for Chrome了,可是PR查询的代码却仍然是好几个月前就失效了的,真不知道作者是怎么想的。只好自己动手,找到并打开“…\dbpojpfdiliekbbiplijcphappgcgjfn\0.4.1_0\js\pagerank.js”,把“google.com/”后面的”/search?”改成“/tbr?”。

电脑自身的缺陷,使得打开Chrome载入”about:blank“空白页面也很慢,但我仍然毫不犹豫地装上了Eraser、Recuva、Everything、Notepad++。原来的WPS、迷你迅雷、7-zip、foxit阅读器、射手播放器、小红伞也都还在。这些软件除了本身小巧实用外,都有一个共同的优点,那就是装完后不用用autoruns看各种无谓的启动项、服务什么的。

先买个上网帐号

行李刚放下没多久,吴、张俩就等不及要我联网了。听到这个消息我还是感觉挺意外的,毕竟我来之前就已经获知王亮已经到了。这一细问才知道他和女友潇洒去了,而且已经在外一天了,临走前还交代他俩等我来买网。

假期中我曾搜罗了一张表,是在淘宝上各种类型的长沙电信卡价格。遗憾的是,当时我是用离线发送的形式发给王的,所以邮箱里就没有xls表格的备份,不然可以贴出来供人参考。其实吧,上个学期期末我就有所计划了,这种东西网上肯定有卖的,但要是和实体店的差价不大的话,还是到实体店买个安心——光是在淘宝上,买家什么样的评论都有,一卡多销或者被别人打电话用掉了余款不是什么奇闻轶事。后街的个体电信虽然售后很黑,但是好歹也会在报修后第7天踩线来维修,毕竟是自己的顾客。

最后我们接受了270的价格,换来的是带宽写着2M,计时6个月、总共300G、不分月限50G流量的套餐。上期期末就预算这期会有6台(实际上是7台)上网设备,当时3台电脑加两台手机分1M的网速已经够呛的了,不2M起步真的会死人的。

最后说明一下为什么不用学校上期引进的联通网络:因为那个要一个叫srun3000.exe的程序拨号验证上网,路由器共享帐号暂时无解。每人每期200元,没有第二种套餐,虽然只限总月数而不限流量,下载热门资源能冲上2M,就是一般电影也有600~800KB/s,可我们实在承受不起。

毛爷爷来了

其实刚踏进寝室张就主动送上200块了,并长叹——终于还清了!

买了上网卡回来刚坐下,就接到了贺竟成的电话,我也猜到是说上期借钱的事了,我还有点惭愧没还他科学出版社的《计算机原理》呢。他问我在哪,希望在后街能碰运气碰到我,可我却阴错阳差地刚好回来……我开始还笑道,楼上楼下的急什么,可他却告诉我,他住外面了。约好第二天(反正还没上课)还,可没过多久,他又询问可不可以月底再还,因为实在忍受不了寝室的歌舞升平,他只好选择搬出去安心看书,需要钱交房租。

我要声明的是,我每次回学校带的生活费不过2500。当然了,可以说每月95%以上的消费都是用来解决一日三餐的。偶尔爸爸会来长沙看看我,补个三五百,但总计绝对不超过3000。我是穷人,但是我不缺钱;换个角度说,我是不会花钱吧。

调试路由

当初给寝室买了个垃圾货水星,这次倒和吴新入手的LG P990扛上了。折腾了一下午,我们才发现,他手机压根就不和路由器握手,给个错误密码都不提示密码错误的。无奈的吴只好换一个ROM包刷了刷,这样一做,问题立马就迎刃而解了,他说估计还是手机上WIFI驱动的问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我们还闹过一个笑话,开始不知道WPA2-PSK什么的加密方式密码至少要8位,所以手机上打的密码只要小于8位,”连接“按钮就是灰色不可用的,我们郁闷了很久很久,都以为连WIFI把手机连出毛病了。

记得好像是那天晚上,我帮李延杰设置了一下无线路由。DLink的牌子,光是管理界面的登录页面就已经让我感觉相当专业了,进去后更是被那二维分布的设置选项和背景色掉所震慑:如果说垃圾货水星的可选项用数字1来表示,那DLink就是10的n次幂了!而且信号的发射范围也十分强劲。

打饭排队了(仅大锅饭)

我曾总结出一个“一周定律”:新生入学的头一周,食堂打饭的学生军站队总是尽然有序——新生会自觉地在每一个刷卡器旁站成一队,规规矩矩地前进。

没错,打破这种和谐的正是各位学长、学姐们。一周之内,这套文明体系没有被土崩瓦解就已经十分难得了。

我是不会想到,新一期开课的前第二天,零零散撒的人们居然自觉地排在了打饭窗口那儿,二对多的映射俨然不再,取而代之的还是一一映射!学校在改变!

5元套餐

饭菜的价格是一期比一期高,一次性饭盒的横截面积是越来越小,这活生生的剪刀差,让学生们是叫苦不迭!

我记得09年第一期,饭是最高5毛一份,女生(当然男生也可以)甚至可以打3毛的,加饭不要钱。菜便宜的有5毛一份的,一份3块已经是很贵的了。总结下来,一顿饭有3到4块已经差不多了,我这才能做到一天9块钱的消费。这说的是大锅饭,人生地不熟、不善言谈的我可是吃了好几个学期!

现在靠这水平,怕是吃不起了。一顿2个菜,怎么着平均也得5.5元了,饭加一次还得2毛钱。除了蒸菜、点菜更好吃,这些也就是我彻底逃离大锅饭的根本原因了。5块钱两个菜,饭随便加——昔日的高消费,如今倒成了划算的了。

四栋的热水

我们所在的七栋,三个热水器的水温也还一般般,只是3毛一次却打不满一壶。直到有一天,不知道是彭志文还是刘强,告诉我说四栋的那两个热水器水又多又烫。

所谓实践出真知,确切地说是6毛可以打到9毛的水,温度不是一般的高。不知道另一侧的八栋怎么样,至少我们所在的七栋和隔四栋相望的三栋,水都是不热的。有一次我和王亮穿越过五栋、二栋,直抵一栋,这才发现,那一头只有二栋有人排队。

虽然每天都有“安分守己”的人们在七栋排起长龙,但是四栋的秘密也不可避免地人尽皆知。现在只要一到高峰期,在四栋排个三五十分钟也是很正常的。出现这样的情况,归根到底还是因为呆在四栋的都是有钱人,而且他们的空调房限定功率远远不止600瓦。

估计是树大招风,现在去打水,再也没流量方面的BUG了。补丁是打得严严实实的,不刷两次就别想把一壶装满。只有水温,仍旧是我们的追求。

起床不是问题

最温暖的地方永远是家,所以不要担心起得晚,也不要纠结于自然醒,到时候反正会被冻醒的。同样地,最柔软的地方仍然是家,在寝室里赖床,骨头会痛得让人睡不着。

但是升旗这件事实在是讨厌。20号正逢星期一,睡梦中的我在一道道闪光中醒来。开始还以为是四栋有人无聊在晃动手电筒,过了好一阵,我才意识到这是电闪雷鸣,因而就不用天还没亮就起床洗漱了。

次日太阳高升

这样前一天铺好床的我情何以堪?工工整整地铺了好几十分钟啊!

走到楼顶我就震惊了,没床位也被创造出了床位——反正哪里都是干干的。

我实在懒得动,但不敢相信,就那一天是晴天,往后直到现在一直都是阴雨连绵。

出门勿忘带纸

饭后油腻的嘴唇已经让人不自在了,而有的商家却又偏偏不注意在打饭或端菜时保持碗、盘或塑料袋外侧原有的洁净。想想自己本是用一双洗得干干净净的手去吃饭,到头来却因为吃饭而落得一双沾满油渍的手,能不恶心吗?我是没办法改变他们,那只好让他们不过来改变我了。

痛苦的是,在家中享受了一个月,早已没了出门带纸的习惯。这不,一天早上快迟到了,于是买几块辣饼,那小姑娘鼓捣了半天就是没弄进塑料袋——看着都反胃了。让她最后再套一个袋子在外面,可面对人潮涌动,她无动于衷。最后我再一次验证,自己主动伸手弯进去扯一个才是真理。

开头那几天,没有纸擦嘴实在是令我无奈至极。

到点自然会饿

家里有电脑,从来不觉饿,但是到学校我就被打回原形了:早上被冷醒,肚子会叫、会痛,这样就不得不在觉得有所感觉的时候赶到食堂吃上一碗;午饭和晚饭时间也会因为没什么事做而不由自主地想到食堂,吃饭成了一件时刻惦记着的事。

睡觉冷皆因自作自受?

这次换好焕然一新的被套后,我听从了妈妈的意见,把小被子铺在大被子上面,果然暖和了不少!之前反其道而行之是因为小的那一床贴着身比较舒适,并且是后来拿出来的,比大的那床要干净……

脉动瓶不适合当热水瓶

热水都是打来的,灌的时候我也特意排尽瓶内空气,避免瓶子冷却后变形。但是总有偷懒或者想省点水留给第二天洗脸的时候,这一对比,各栋热水的水温就一目了然了,只有四栋的水,让脉动几乎一次就扁得滑丝了。面对这样的危险信号,我不敢怠慢,只得扔了它。

班干部换选太突然

宛如做梦一般,辅导员毫无征兆地进行了改选,我竟被推上了团支书的位置……真是大大出乎我的意料啊!我的确乐于帮助整理班上的word和excel文档,因为这事可以让我脱离书本上枯燥的例题;但这终究只是幕后工作罢了,真正走上了团支书这一道路,我是很难承受的,在各种场合都要会说话对我来说难于登天。

有了一个可以往下走的台阶,赵倩自然是不由分说地让出了她的舞台,去享受属于自己的爱恋去了。我低头在回避着,可是辅导员在大家的沉默之后还是问了我一句,虽然只是问问我对这个职务的看法,但我知道,台阶已经摆在了我面前。要是以前,我会一直坚持着不上台,然而这几年的大学生活告诉我,该说话的时候就必须讲几句,这是一种礼仪,至少让大家难堪是不应该的。

结果不用多说,团支书一职仅我一个候选人,自动当选。看到这个结果,我顿时就感觉这个世界沉重了不少,但我同时也对自己说,既然是不好改变的事实,那就试着把塌下来的天顶回去!

无证又如何?

黄明秋老师很坦然,乌黑发亮的发丝,炯炯有神的双眼,竟是古稀之年!虽然听不懂他的家乡话,但我们无不被他背后的真诚所感染!

或许,面对着一个极端,人更能产生一种美与丑的思考。谈到计算机系的彭丽红老师,我和春哥都无不为其折服,计算机这么一个发达、灵活的东西,到了她那儿,竟成了原始社会的石器工具,让我活生生地感受了一把“亦步亦趋”。照本宣科,害人不浅。

拒不代考

结课时划重点,平均一个星期的复习时间,这些就是大学考试的实质。当自己被同化进去之后,我为自己的堕落感到羞愧,更不愿替他人重蹈这一覆辙。

况且,堂而皇之地落下把柄,终究是个祸患。

新书字体重新编排

课本的第三级标题用的是加粗的宋体而不再是黑体,第二级标题用的是细圆(?)了。刚入手时还真不适应。

之所以到这里留下文字,还是因为想起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正式文章的排版细节。让自己少一些无知是不会有害处的。比如各级标题的序号分别是“一”、“(一)”、“1”、“(1)”。“1”不是想用就能用的,得看位置。

电子市场

或许这么说过于夸张了,不过这一期阵容确实强大。直到上课后两天彭的到来,我才确定,原来除了我老台式,WIFI设备这么多……

  • 吴:LG P990,Android手机;
  • 张:原道N12豪华版,Android平板;
  • 我:华为U8800,Android手机,台式组装机,WinXP系统;
  • 王:HTC G11,Android手机,Lenovo IdeaPad U350,Win7上网本;
  • 彭:Acer Aspire One HAPPY2 ZE6,Win7上网本。

入手安卓

回家后第二天我就当机立断,让吴把处在低价抛售中的U8800留给我,并当即用网银转账600,剩余的350我也于第三天用经异地存款后转账补足了。一到寝室,全套的设备都归我了,原始的包装盒及其内附件(说明书、保修卡等),品胜座充、品胜电池、耳机、手机套、擦镜布,一应俱全啊。

至于使用感受,到时另写一篇文章。我记得当时有一件事我是迫不及待的,那就是恢复到官方版本。所谓“恢复出厂设置”,不过是恢复到刷进去的ROM包的初始状态。这过程还挺曲折,毕竟我万万没有想到,它是藏在“隐私权”里。然而没有“root”安全隐患的官方固件包我实在不敢恭维,联通定制版五花八门的软件让系统显得十分臃肿和迟钝。于是第二天一起来我就从2.2.2升级到华为非发售版的2.3.5了,那感觉,清爽宜人!

但是看着张拿着平板看直播,我又有些后悔,原来我真正需要的是一个平板罢了——但是脱离了路由器,就怎么也觉得平板不对劲了。

另一边,符琳琳正为不知道买哪个手机愁着,看到我的U8800,就铁了心要买U8800+了,他说1300正好可以承受。一开始我还跟他开玩笑说,盛大年内要盛大地出品一款盛大的盛大手机(配置堪比小米,定价999),刘也在一旁怂恿,但是听到还要好几个月才出来,胖哥就不淡定了。



别来无恙》上有6条评论

  1. 唉你们学校比我们的要好好多阿…特别是上网
    这个学期还是比较轻松的,把班长位置仍给了副班长 自己找了个角落天天看技术书 太爽了
    大一上学期实在是把我勒死了,当班干部很累的加油阿 要 做就做好
    平板电脑还是图个新鲜,虽然比较方便但还是不如电脑强大,我买乐pad k1也有一段时间了,用的感觉就是这样,我专业是计算机,还是电脑比较顺手.但我不诲,我专业决定我必须要接触最新的科技,但是对于其他专业可能没有很大的必要,所以慎买 很有可能就是个装饰品
    不过,你的电脑实在是惊人的强大,我感觉你没学计算机专业就是一种浪费

    • 过奖了!
      那些年用那样配置的电脑也能玩得带劲了,现在只是用来和外界交换信息罢了,足矣。
      我很羡慕大一就当上班干部的同学们,因为他们有担当敢担当、处事有度,又可以随时隐退。

  2. 说到打热水,我这边大厅热水器坏了有一段时间了,最近都跑五栋打得水,昨晚去的时候,亲眼看着一女生,热水壶的底脱落,水壶爆破!看她没点反应,我就小急了下,说了句”不是烫到脚了吗,赶紧先用凉水冲一下啊!”。。。那姑娘来一句,”蒽,没事~这水不烫。。。”哈哈~~幸好幸好!

  3. 提水回去的路上,,我还不住的在想,,下次打水,,一定要穿长裤,,穿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