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期间

零星用手机备忘了需要记下的文字。

开车的起步

问过父亲,离合器就算去掉自由行程,半联动也并不是在“作用行程(我杜撰的词)”的正中间,而是只要踩下一丁点,也就是说,半联动和完全松开离合器的距离就在毫厘之间。

在等红绿灯时,我的起步总是不能做到平稳,就目前而言,完全可以说不仅仅是心态问题了;平时停在路边,前无车辆挡路,后无鸣笛催赶,起步虽平稳,可是很慢。资深的父亲很明确地告诉我,问题就出在离合器和油门的一松一踩上,要同步,要麻利。

毕竟只有半年,修为还远远不够。在加大油门的基础上去感受离合器的分分合合,我摸索出的这条路,还有很长一段要走。

又见表妹

下了高速,在张乾家小憩后,顺路赶到位于太阳山的外婆家吃饭,第一眼看到她时,我着实被吓了一下,因为乍一看表妹确实像极了一个朋友——11年校女排队长——谢定萍!那发型、那脸廓、那性格,神了。

我很高兴,我们一年一两会没有使彼此之间的亲情变淡。她的外向性格很是能够振奋我,这次听着“伤不起”就能笑得乐呵呵,上次看见电视里的帅哥更是挡不住地尖叫,哈哈!

差点闯红灯

因为要送小姨,所以没走老晃城那条笔直的路。就在准备绕过最后一个弯时,爸爸叫住了我,说是红灯怎么还走。我赶紧刹车,不可避免地歪着停到了人行道上。随后定睛一看,愣了,这小地方居然有红绿灯的!再看看,地上的线还画得蛮不错的,四车道,也确实有点样子了啊。

我记得上次和爸爸漫步潕(wǔ)水河河边时,他还说,老家的城市规划太差了,路边尽铺着水泥,连棵树都没有,干巴巴的。

不能小看,这个小小的县城,也在慢慢崛起。

开车的两个3

有的路段我还是没被爸爸授权开,只能看他开,期盼学着点什么。

半年前我还在驾校学车时,他就说过,看一个人开没开过车、开了多久,从他起步就可以看出:会开车的,坐好(已校正反光镜等)后3秒内就走了;不会开的,磨磨蹭蹭,一个绿灯一次过不了,搞不好还会熄火。这一点我是深有感触,到现在我还是起步时快时慢,不定时熄火,或者抖得快要熄火,或者轰油太猛,实在是惭愧。

这一次看到他换挡时,经多次确认,发动机转速值(RPM)总是很稳定地掉3格,维持在2000转每分的上下。看看自己,有时不减反喷,因为踩下离合器时没来得及同时松油门,否则大多数情况下是退5格,掉到1000转每分是司空见惯的事,也难怪换挡引起的顿挫感那么明显。

百人通讯录终究还是不够用

过年了,祝福短信铺天盖地是必须的。而我,是早就麻木了的,自第一个学年批量群发过一次后,我就决定只回不发了。

可惜,还是有一条短信的发件人为纯数字。我可老早就把全班一百多人的电话都误操作同步到手机里了啊。当然,我无法保证及时跟进大家的号码(我只能保证不删每一个存进的号码),我也不确定这个人换号码时是否通知了我,不过很巧合,似乎只有这个号码,在短信中没有署名。一眼就能看出是“抄”的内容,在当时信息轰炸的急流中我选择了沉默。

庆幸的是,有一位高中好友,虽然她的内容可能也是群发的,但是我看得出,那朴实无华的文字她是自己打的,在词藻华丽的轮番祝福中,这一条亲笔的是显得多么地难得。

关于这个祝福短信吧,我必须鄙视那些子夜发的,感叹那些大白天发的,毕竟在那样一个日子里,不是八九十点发的就不要怪别人没及时回。

KTV的怪象

爸爸一时兴起,初一晚上叫上全家兄弟姐妹去唱歌。

比我还沉寂的丹丹妹不出所料,死都不去,不过最终她没能抵挡住大家的强劲攻势,去了。虽然我去KTV的次数,用一只手的手指掰都绰绰有余,可素来内向的我对这种事,已经看明白了——叫你去,那就没道理不去。人不能永远呆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生灵涂炭的高中,让我们除了吃饭加睡觉加学习,失去了太多。

到了KTV,首先是这个屏幕让我很是诧异:瞄准恰当位置,在它的左边划一撇,实际上会在右边对应方位的手写板区域出现一捺;要选中上方的搜索框,必须故意去点下面毫不相干的图标。玩游戏见过上下反转的,结果这个倒还十字反转(不知道有没有这词)了。服务员鼓捣了半天,其间进进出出,过了好久才找到所谓的技术人员校正好了屏幕。然后是这空调,找不到遥控器,服务员还问我们看到没有。老家这小地方啊,服务业竟是这么差,唯一让我感到欣慰的恐怕也就是可以用亲切的家乡话交流了。对了,旁边的一台电脑开机后可以上网,也算不错,但是我不敢用。

想唱就唱。头一次听老爸唱,那真是惊天动地啊,狂狮怒吼一般天崩地裂,从头到尾都是飙高音,什么《皇后大道东》《中国功夫》《少年壮志不言愁》《霸王别姬》《向天再借五百年》之类的不再话下,就算是《军中绿花》也能给唱上去。堂弟自幼爱唱歌,电视里只要一放歌,他就会跟着唱,鉴于他在各种中小学歌唱比赛中获奖不少,唱歌的主动性也无须多说。不过啊,这音型还有着很大的发展空间,不稳定,时不时升调或降调(不是走调)了(《爱的供养》愣是在跳),不知道是不是流行歌曲害的。确实没有想到,下一个积极分子就是我,不善言谈的我竟然能排第三。虽然我从哆唱到西都唱不好,但是音调范围不大的《我不想说》《军中绿花》《友谊地久天长》还是能够八九不离十,《我的好兄弟》《高原红》《梦想在望》这种跳动比较大一点的就是噩梦了,《梦想在望》这一首甚至一个人唱就没法不跑调。其他人唱歌,一点都不爽快,推推搡搡的,唱的时候大都跟不上速度,单独唱总是走调走得很离谱。更有甚者,听了一会儿就走了,我一开始就点播了《北京欢迎你》,原本想让每个人唱一句的美好愿望也只得落空。后来到的一位伯伯、一位叔叔和一位哥哥,听他们唱很享受,确实是在用气唱。民歌前两者当仁不让,那位哥哥则是各种经典流行音乐,一曲《你是我的眼》唱得够酣畅淋漓,够HIGH!他们三人包括我爸都告诉我,要用气,要站起来,而不要用喊的。我很明白,但是目前我的水平又不可能理解。那位叔叔指出我话筒拿得太远,我试了一下,果不其然,靠近以后唱起来轻松了一点。

回想到考大学那一年,虽然结果很差劲,可家乡的父老乡亲依旧盛情来我家喝酒。宴上都是爸爸一个人在撑着,他终究还是没让不自信的我上台拿着话筒发言;席间我吃完后也因愧于这等成绩而草草与同学离开;事后从亲戚们那里才得知,当天我爸扛不过那么多人,醉倒在饭桌上了,而我他妈的早就无影无踪、不知跑哪里去了!关于这事,我真不知道最后竟是这样。现在,看到还没过天命之年的父亲就已伤病累累时,我真恨我自己为什么只知道逃避,只知道沉默……

跳一个话题,我曾在同学寝室里和他们讨论过有关投票制度的问题。其中有一个方面,我想到了这样一个例子:中央最高曾的那九个人,在投票表决时,如果因为某个人或某些人投弃权票而产生平局,怎么办?没错,同学立马就说不能弃权,不然设奇数个名额干什么。不知当时是不是因为听到这句话,我茅塞顿开了:作为决策者,那么地高高在上,是大家选出来的,不应该也不能投弃权票,但是回到最底层的人民大众中来,以这样的身份就随便投了。在那一次的谈心过后,这个想法一直飘荡在我的脑海中——在生活的各种选择中,我为什么总是不去选择弃权之外的?

山腰边缘的起步

没办法,又要谈车。盘行于山路之中,平稳是因为铺了水泥,但是路面的宽度没有办法让两辆车并排通行,所以隔一段距离会在路边凸出一块地用来停车或者让车。有一次遇到了麻烦,车的后备箱满载水果和零食,前面也坐满了人,依据当时情形必须是由我来让车,遂停在外侧的小地上。轮到我走了,我却感到紧张了,因为车是重车,停在外侧,又是上坡,起步往后溜可就要掉下山底去了,操作起来事关重大!万幸,见起步时车往后溜了一小段,我不由分说同时踩下了刹车和离合器,稳住了车。长吁了一口气,重新来过,结果我轰到了3000转,车却像拉了手刹一样定在那儿,坐在副驾驶的爸爸看到了,要我松一点油门,再松一点点离合器,车稍感强烈地突进了,这才“化险为夷”。这个案例告诉我们,开车的起步实在重要,驾校学的根本不管用——车是轻的,教练也只叫我们松离合器到半联动而从没说过要加油,就算失败了还有后路,不用担心背后是“悬崖”。

挂空挡的学问

驾校里我们学到的是,尤其在下坡时,绝对不能挂空挡,原因是车速在失去发动机制动的情况下会越来越快,危险系数成倍增加,长距离的刹车会摩擦至失效甚至引起碟片起火。因此,挂空挡被教条禁止是很有必要的,之所以还设置一个空挡,爸爸告诉我是因为修车时可能要用到,后来我实习了又才得知寒冷天气发动机需要预热才能正常运转。

事实上,如果所有司机那样做,那么我们买到的绝大多数物品又会涨价了,不然司机的油钱没着落了。

老爸开车几十年了,经验丰富。关于挂空挡前进,他的观点是,该挂的地段才能挂,车速不能因为没加油而慢下来,否则挂与没挂没什么两样。在他的监督下,我尝试过空挡滑行,不过车速总是在很小的一段距离内就明显降了下来。我也想到了,耗油量与怠速和时间都有关系,车速降太多,那么同一段距离的行车时间就会拉长,达不到省油的目的。

无心插柳,当前速度应从空挡挂进什么挡位也得到了锻炼,这也是一种间接感性认识升挡和降挡最佳时机的方法。

加油站的进出

右行时,加油站在左边,我想也没想就从最近的一个口子进去了,停下来才意识到,我和其它所有车的方向刚好相反,无一例外!

呃,没错,应该从加油站同侧路面的第一个进出口进入,再顺着从第二个进出口出去,规矩毫无疑问是这样的。

只是,老家地小,加油站只有一边有,一般是两边都有的,幸亏爸爸告诉我这样一个细节,我才觉得没那么惭愧了……

有关Opera Mini

左右键是不能用来翻页的,默认的缩放式浏览把它们定义成了左右移动鼠标,所以我一定要滑出屏幕,操作键盘上的2和8,如此一来,费电不少。UC原本就是默认单列浏览的,所以左右键可以翻页也是一种历史了。问题的根本在于,我用的是滑盖手机。

还是老样子,我心中OPM的不足在于没有夜间模式和页首尾跳转的快捷键(老版存在过),不能横屏浏览也是一种损失。

环境好,起得晚

在老家,睡觉的感觉和学校貌似相差不是很大,都是觉得没那么舒服(或者冷,或者是觉得床硬),所以必须醒了。在家里就不一样了,软绵绵的床和轻飘飘但保暖的被子,很是让人忘乎所以,连迷迷糊糊时,都懒得拿起脑袋旁的手机来看时间了,很快就又沉睡了。

话说回来,如果逼着自己想着第二天7点起床,那也是可以奇迹般地准点醒的,关键还是靠自己。

总之,家里还好,反正没什么事,倒是学校,可以看成是在警醒自己不要偷懒,只要起来,就会多一两个小时的时间。

半联动不是万能的

一直有一个疑问存在于我心底,如果挡位高了使得车身抖动明显,那么踩下一点离合器,让他半联动,再用加油挽回局势不就可以了吗?省了降挡的麻烦。爸爸告诉我,半联动只在一二挡用,三挡了还用就不可取了,用我的话说就是在自残;而且,半联动要少用,毕竟是有磨损的。



过年期间》上有2条评论

  1. ”只要起来,就会多一两个小时的时间。”看完这话,,我会睡不踏实的~哈哈!太想念在家里睡觉的感觉了、

    • 咳咳,关键是不要养出了胃肠道疾病,这是非常需要注意的地方!其实每天一二节有课反倒是好事,起得早自然就浪费得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