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底,1月初

26号的时候,寝室断网了,3号开始期末开始考试,所以这网断得真准。期间没能上网更新日志,很多事我都用关键字记录在了手机备忘录上。

蹭网小风波(26日)

停网当晚回宿舍时,即被室友王亮告知没网了,我那可怜的CSDN数据库也卡在了30.0%之前。罗怀彬的脑袋可转得够快的,立马想到了去隔壁毛亚强那儿拉线共享,与此同时王亮也表示双手赞成。可我已经把无线路由器收进了包装盒里,从心底里讲,我是不希望在这个关键时刻继续“花天酒地”、“歌舞升平”的。最终,我要感谢毛亚强,从大局出发,没有接受他们的提议。

没过两天,王亮联系到了头上的寝室,与李延杰沟通后,在他与李昭文两位帐号所有人的同意下,我被无奈地指派去组建线路。还好,隔着一面墙,信号就已去了一格,再者楼上喜欢打CF,带宽只有1M,王也不好轻举妄动,登录QQ接收最新班级群信息也符合全寝室的根本利益,勉强打开几个网页看看也不会对其他人造成什么实质性的干扰。

寝室还是很安静的。良好的氛围,竟造就了之后几天我、王、吴跑三人起早贪黑自习的景象,关掉大灯开各自的台灯,让他们感慨颇有高中的感觉。我认为,如果罗和彭志文也不去图书馆的话,那味道会更强烈,不过他们不在,安宁的气息倒也愈加怡人。

后来,42室的刘哲想与李昭文寝室共享无线网络,我的电话又响了。修改了防火墙的设置后,我也算获得了另一个经验:隔了两道墙,信号就只有一格了,把笔记本尽量靠墙放,又有三格,很是诡异。

最后,倒数第二天,毛要把电脑打包寄存了。王闻讯前往谈来2M的帐号,只为下载《龙门飞甲》、《金陵十三钗》等几部电影,我也沾了边,又上了两天的网。有一点需要备注一下,路由器是挤不下星空极速的,到隔壁去确认了网络连接情况后我才恍然大悟。

iPhone的辩证

王说想买iPhone,家里提供的换手机的预算一直在变动,更是让他充满的激情。全寝室数我的反对声音最强烈,而罗的支持声最大。让我感到欣慰的是,王知道硬件和软件是两码事,至少不会像彭那样,知道买了iPhone手机不等同于一并购买了其软件的使用权。看来还得感谢苹果,普及了一点所谓的知识产权的意识。他俩的一句“我觉得苹果手机就是好”让我暗自嘲笑他们的无知,更多的由衷地赞叹乔布斯的营销策略的成功,最后我只是引用了一句“用过iPhone的人都不好意思说它不好用”。

马宁老师的白色限量版iPhone是她自己买的,在公共场合使用但不显摆,另据好友说,其实她私下对自己用的是再普通不过的诺基亚,好像是黑白的那种。毕竟她那个年代的人,对手机的要求可能也就局限于打电话和发短信了。未曾想,这反让罗解释成,拿出iPhone,显得多尊贵了,就是身份或地位的象征。可悲。

一个资讯网站说得好:

iPhone4已经成为街机级别的产品了,所谓物以稀为贵,什么东西泛滥了也不是好事,如果你拿着iPhone4走路还昂着头,那么你就是这群人里的最低贱的那种。

如果你能说出和它缺点一样多的理由,那么恭喜你,你不是那最低级的一种。

    1. 不能换电池永远是iPhone的痛处,想玩游戏又要兼顾电话,买了iPhone不玩又有点对不起这功能,纠结死你。
    2. iPhone软件很多,当然是很多,但基本都是收费的,有免费的玩3天就不能玩了,你自己默默哭泣吧,好你可以“越狱”了,那么请你在用iPhone的时候把高昂的头低下,因为你只是iPhone中的民工一族。
    3. 想听音乐?好吧,自己下载去吧,官方有哦,不过是收费的。装个音乐还要iTunes,累不累?
    4. 中国想用?买水货去吧,移动联通的定制机也不错,就是贵了那么一点点,才4000多。
    5. 越狱那叫一个爽,好吧,你的保修没了,修一个屏最少600,进点水直接换主板2000,大哥,你有多少钱这么折腾。
    6. 你总爱和别人炫耀手机速度有多快,那是因为你比别人多花了2000多块钱换来的,别以为你很行,其实你是傻。
    7. 不要吹嘘你的屏,现在大屏手机满街都是,三星i9100完全秒杀你们。
    8. 换铃声?呵呵,你用过你懂的。
    9. 信号问题就能郁闷死你。
    10. 买个4000多的手机,地摊买个10元钱的保护壳,还好意思拿出来炫耀?默默低头走吧你。


王说,买的时候就会让商家破解掉。我就觉得更好笑了,花那么高的价去买了请人做盗版,确是有钱人啊!

说到底,买与不买是王的权利,我只是给出了作为朋友应当给予的忠告,祝他好运吧!

药分与临概的噩梦(27日)

前者说的应该是实验考试了。后者没记错的话,应该是说各个老师一句重点也没说——以致最后大家都玩完了。

生药疚意

忐忑不安地参加了粉末鉴别的考试,可在显微镜下一直找不到什么特征粉末。长时间的不确定,最后不得不面对肖海英老师失望的眼神,我觉得很对不起她,辜负了她的期望。平时上实验课我都认真看了,但考起来我真的不知所措。

肖老师提示说,看不出来可以去闻、去尝。我赶紧遵着做了,可随即无语了,就像哑巴一样,因为我强烈地感觉到我是吃了黄连!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啊!之后的验证步骤显然就顺理成章、水到渠成了。

说到这次考试,就不得不提到室友张志刚了。平时和肖老师很谈得来,经常开玩笑的,考的时候试探着问老师是不是桔梗,老师一贯憨态可掬地说是的,于是他就照着书(开卷)找到了答案,写完一并交了上去,结果肖老师带着报告去讲台上找刘老师核对,被告知错了……所以只好补考啦。

网吧1小时

不去网吧的,进大学以来恐怕去的次数还没到达两位数。下午去网吧纯属事出紧急,那时候新闻爆出了多家网站的用户数据是明文存储的,我的CSDN注册信息不幸沦陷了,于是只想着把那之后流出的数据库一个个下载下来进行仔细的查询。

后街网吧虽多,不过貌似都要2块一个小时,会员便宜5毛钱。王慷慨地给出了他在天缘的会员号,也就是身份证号,可惜咨询老板时被告知必须用身份证来刷,我只好悻悻地掏出了自己的。网络实名的工程看样子已经普及得差不多了,跨省追捕也变得轻松了。所以,这个大环境之下,借来别人的身份证要是为了进网吧翻墙的话,只会连累人家。

开着迅雷,700+KB/s的速度足够了。没事想浏览浏览网页,却发现只有IE,就算是装上了Chrome,也依旧憋得慌!因为只要开启浏览器,首先就强制打开搜狗搜索,用微软的必应进行搜索也会劫持到百度。之所以都用起Bing了,是因为谷歌香港直接被封了,进入主页点搜索,直接返回“连接被重置”、“服务器无响应”之类的提示。本来就不用百度了,也没想过用搜狗,这么一折腾,我是再也不会碰它们了,当然,微软也不是什么好鸟。不去网吧才是正道。

朋友眼中的小米

前室友唐胜退还了有严重问题的Defy后,敲起了联通定制版小米手机的算盘。

话说这个Defy,真是很有意思,淘宝上买的,注意不是淘宝商城,一共1560,选购的套餐里送一个直充和一个座充,两块电板,一个袖珍耳机和一个套头顶上的大耳机,很是华丽,不过最本质的一点,手机本身能用,很爽。关键是疑点太多:首先,买的是Defy,收到的却是Defy+,要贵两百块钱的;其次,复查后发现实际获得的套餐是更昂贵的,但是价钱却没有变,印象比较深的一点就是送了没有的8G存储卡;再者,去港行官网查询,输入了发票信息(好不容易辨认出是繁体的“丰泽电器”),却显示非法,即不通过;最后,作为港行,说明书他妈的竟然是简体中文的(同时经同为前室友的刘强指出字迹严重不清晰),作为行货,连做个样子的保修卡也没有(去问店家,回应就是简体中文的,没有保修卡的)。这店家真当我们没吃过猪肉,也没见过猪跑。回到寝室,我拿去张志刚的Defy盒子做对比,他的虽是欧版水货(后来才知道GR是希腊),但包装盒印刷色泽上佳,凹凸感强烈,说明书彩色、清晰,除此之外还有一本很厚的小册子(另几张纸就算了),正是我认为手机包装盒里必备的那个东西。

唐明智地选择了退货,理由让店家无言以对,发错货了,后来事实证明整个过程并不繁琐,支付宝很快就收到了退款。这事告诉我们,在C2C网站上进行大金额交易,风险是很大的,要就去实体店,用张的话说,人家是要做(长久)生意的,不可能瞎搞。

回到定制版的小米。以前我是很讨厌什么定制版的,后来才知道,不过是在软件上内置了对应的运营商的各种应用,基本没什么用,会拖慢系统速度,在硬件上只支持自家的3G网络。其中联通的WCDMA是国际惯例,市场份额很大,这真不是它广告吹出来的,绝大多数非定制版的3G手机默认是支持这个3G网络的;移动的TD-SCDMA拥有“骄傲”的“自主知识产权”,可惜就是没什么人、没什么厂家用;电信的CDMA2000好像是另一套国际标准,目前我了解不是很多,持观望态度。说这么多,也不难怪苹果手机在中国是和联通合作了,选联通定制版是大势所趋啊。为什么没有哪个手机集三家3G网络于一体呢?我没去深究,不知道。

唐看上了联通定制的,一在于可以用上3G,那网速,有时候比用电脑还快了,虽然身在校园,但是3G用户真的不多;二在于话费还便宜了,66套餐每月返还30块钱,自己平时一个月就要花四五十块,这样下来每个月反而少了十多块钱,还送240条短信和几十分钟免费通话;三在于两三年后合同到期了,也差不多可以转手换新手机了。我觉得,这生意,值!一次多出点血,解决了往后几年的问题。

支付宝被冻结(28日)

全都是为了帮唐抢联通定制的小米。且不说在联通的网站上前后折腾注册了几个登录帐号,8点半也拍了(可惜当时没充钱,另外10点才正式开抢的),甚至于他的身份证都被限制了(说是已拍下一部,但就是进不去、看不到),光是支付宝的支付页面就很是让我惊诧,明明有余额2300多块,却付不了,必须点快捷支付。问题在于这些钱中有很大一部分是没法提现到淘宝卡(储蓄卡)里的,我想到转一部分账到我的帐号里,我再从邮政网银里给自己充值,从而代付,结果在他的电脑上双双操作了我的支付宝和我的邮政网银,也就是各自安装数字证书并修改日限额充值后,我的支付宝余额支付被关闭了,提示说帐号存在风险。用网银支付吧,我卡里又没有足够的钱,眼看着这2000多块钱就这样被冻结了,我很是无语,很是无奈,很是愤怒。

正值中午,两点还要去实验室考药材的识别。接连给客服打了两个电话,终于通了,到完成解冻也不过5分钟左右的时间,尤其是技术部门来核实完帐号信息并承诺2分钟内解冻时,我一刷新就好了。支付宝的这种办事效率(注意可是午休期间),我是直接竖起两只手的大拇指的!

考试是按学号来的,可是不知怎么竟然从后面开始。正因为如此,解冻的最后节骨眼上,也就是两点过几分的时候,我被赵倩的催考电话惊到了。早上在不停地刷页面,中午又一直为这2000块钱焦头烂额,都没有利用这些时间去实验室看药材了,很是后悔,考的时候硬着头皮挤出了9味(一共10味)的名字,那么有特色的天麻当时不认识……好在几天后的补考名单中没有我。听别人说,考前去看了看所有药材,考时觉得很轻松,答得真的是得心应手、信手拈来。

她,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无意间看到了唐手机通讯录里的一个名字,冷丹丹,我若有所思地问他,是不是护理学院的那个冷丹丹。这会儿轮到他惊讶了,“诶——你怎么知道的?你认识?”。我笑了,这学院里,打排球的我虽不说都认识,但走在路上认出面孔可绝对不在话下,何况她还让我教过上手发球,怎能忘记。唐说,这个就是上个学期要介绍给你的那个(简言之,学习好,也喜欢打排球,没谈过恋爱),你还不要。搞了半天,和唐女友吴丽芳住一个寝室的原来就是她啊,这世界可真小了!平时路上还碰到过几次,打过几次招呼呢。有一句我没说,那就是,比赛之余在球场上对阵她们系时,我还真就多看了她几眼,她确实让我感觉与众不同。

上期寝室说要介绍人给我,但我素来懒得掺和进这种麻烦事,此事也就搁浅了(对方的个人信息一点都没透露)。如今唐告诉我,当初就我们寝室知道有这么一档子事,吴并没有通知女方,所以现在“当事人”中就我知道了。

或许,就这样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是最好的。

企业有个试用期(3号)

我们都知道,中国教育是出不了什么人才的,能不培养出几个人渣就不错了。当时寝室没有其他人,一时想到这个问题,我也只好问吴跑,一个单位究竟如何判别一个人到底是不是要招的人,毕竟招的时候对他一无所知,什么档案、证书之类的不可信。其实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只是麻木了,经常想不起。

吴脱口而出,有试用期啊。瞬间我就懂了,大学生与廉价劳动力又挂上钩了,很符合现实啊。试用期,真是一针见血的回答,但这也衍生出了一个问题,要招10个位置,可能就要试用20个人,而结果往往只录了几个人,无论怎么说,单位也是要讲究效率的,说白了就是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嗯,这问题就这么简单,我倒是很傻很天真了。

在寝室,不过在吃饭

中午打包会寝室,正吃着,电话又讨厌地响了,真是不早不晚。拿出一看,是高中友人肖洋,他一开始问我在哪,我答寝室,于是他接着激愤地说到了“高茂”(南京的一个大学老师),一个月前他计划本月买他的《红太阳是如何升起的》,跟延安整风有关,没想到那两天他去世,微博疯狂转载,最后在各网站上书竟然悉数下架了……我不得不打断他,我在吃饭,是的,在寝室吃饭。听到这样的情况,他也只好停下来,说大家考完回去后再聊。

焦点在于,我挂了电话就后悔了,我第一句就应该说“在寝室,不过在吃饭”的,言简意赅,不会出现对方滔滔不绝时打断他的尴尬。彼此关系虽不致相敬如宾,但这最起码的礼仪我却忽视了,他的心中或多或少都会有些不快的。我要反省,因为在打电话时没有一个良好的说重点的习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