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估小组,来了么?

如果有幸被评估专家问道,我一定会对他(们)说:“真心地希望你们年年都来,因为你们的到来,我们的生活质量得到了极大的改善。”

2011年12月5日至8日,对于我的大学来说,是关乎生死的一连三天,教育部的专家莅临进行本科教学评估。关于此次评估,说白了就是,过了学校就可以继续颁发得到国家教育部承认的学位证,否则在读的我们在这一点上会受到“影响”。

早在上半年,学校就已经接到了评估预告,各项“准备工作”就已渐次启动,到指定日期前一周的兴师动众,到评估期间的轰轰烈烈,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本想在那3天当中以满腔热血完稿的,可惜终究敌不过“3分钟热度”,现在我已回至家中,“无所事事”之余,这一心愿也终于可以被完成。

上半年的事距离现在很久了,能记清的貌似只有生化实验室的一点琐事。从那一期开始,我们做的这一门实验在下课前必须上交数据(本该如此),自己填于讲台上的登记本上,一人一份。相信这么一搞,抄袭实验结果也变得更加轻松了。此外,原本应成为惯例的仪器使用登记册填写也被证实放上了日程,我、还有几个同学在下课前后甚至被叫至附近一间有所规模的会议室轮转签名,一个人必须准备好几个名,我还很清楚地记得,我留下了“何生彬”。

到了下半年,情况真是翻天覆地了,尤其是评估前一周。

吃:
1、食堂门口、楼梯过道上的张贴物被不定时清理,最后竟被绝迹了!实属罕见。
2、大锅饭竟没人插队打饭了。大家变得这么有素质了?可惜我不吃大锅饭很多月。悲就悲在蒸菜、煲仔饭什么的依旧靠身体说话,反正我还没到叫花子那样,错开时间就好。
3、早上8点过后不供应早餐,中午和晚上也有供应时限。这是和广大师生“作对”,也是在“打压”商家,势必不得人心。限时令在执行时不过是针对刷卡机的,商家们对现金消费正是求之不得。实际上,只有大锅饭是乖乖就范的。
4、禁止一次性用具。
(1)白色垃圾(即塑料袋)在那十来天的确不见踪影。食堂内各窗口均贴有命令,所有商家一致遵守,各出入口也有老师或者学生把守,严禁将一次性用品带出;后门处甚至只开小门,一旁停有巡逻车严防死守。不过那会儿我仍顶风作案了1次,在后街打包“土耳其扒饭”之后绕道大门,保安玩忽职守,我回到寝室也就顺理成章了。每当早晨路过一个又一个熟悉的垃圾堆时,我不得不由衷感叹,少了白色垃圾,世界清净了不少!就是下雨时打包有点麻烦。
(2)纸质饭盒本身出于环保而设计,所以还是流通的。大家没有被赶尽杀绝。
(3)然而,一次性筷子的问题并未得到改善,仍旧是不需要掰开的那种,可以重复多次使用,包装极其破烂。这会儿,坚决、有效的执行力跑哪儿去了?

住:
1、最愚蠢的莫过于楼当中的木门了!为了它,学校还派人把各层出入口用砖砌小了,宽敞的过道也因此不再。这一道道门的作用我始终猜不透,有同学说可以关上控制火势,可人总要往外跑,不等同于画地为牢、作茧自缚吗?也有人开玩笑说,可以挡挡西北风,可这样不也挡了阳光了吗?还阻碍了通风,真是得不偿失了。好在,门一直是开的,没锁,也没人管。
2、来水了。高层每天只来几十分钟水,多年如故,然而这一期,水不再停了,楼顶上修建了很多水箱。学校总算解决了一个切实的“民生”问题!!!
3、不辞辛劳换7栋的侧门。侧门本身的作用自不必多说,何况7栋为男寝,在地理上又紧扣运动场,破门出入不足为奇。今天烂了明天换,明天烂了后天换,后天烂了还是换,事不过三,终于,师傅们聪明了,启用合金的那种很薄的拉式门,换上了铁闸门,从此可以高枕无忧了。
4、 宿舍大厅灯被修复。入校以来,在我印象中我就没见它能把整个大厅照得一览无余过。
5、X生寝室,Y生止步。3栋的这一标签贴反了一侧暂且不说,不知宿管(都是学生)们什么时候学会的,3栋、4栋的后门都不开了,7栋、8栋的同学要去食堂就必须绕道。3栋作为女寝,人来人往有所顾忌也无可厚非,但这样也不过是形同虚设,谁让你宿管是学生,根本不管事。4栋如果是觉得前来插栋打水的人太多,那你们这些膀臂挡车的行为又怎么能够阻挡得了呢?有一次就是我们这些打水的人帮你们锁的门,知道吗?有钱人都窝寝室烧水用,又为何不充分利用资源让我们来打呢?
6、反复查寝,史无前例。宿管终于现身了一两次,班导也终于来过两次,一次还是评估前夕带领系部老师来访一次。这些,都是我大学生涯中绝无仅有的,百分之一万不会出现第二回。可恶的肖志勇,亏你还是堂堂系主任,居然毫不动神色地拿走了罗怀彬的小橘子。

用:
1、校园网升级。姑且当作是为了迎评估吧。本期的校园网换成了联通的,2M不限流量,在用了1个月之后,我表示下电影无压力啊!迅雷平均速度能上好几百KB每秒。
2、图书馆的过道上置满桌凳,表明室外也可看书。如果你说没位置,那你一定是还没去过。
3、球场设施完备。评估期间,全新羽毛球网、排球网、 篮球网悉数挂满,乒乓球室对外开放。正是这次开放,我得以了解,原来乒乓球室只有区区3张桌子。
4、体育馆、新教学楼、新宿舍拔地而起。下个学期要用上恐怕不可能,但这好歹让我们看到了一些信心与希望。
5、生药实验室内安装了电脑联用的显微镜,投影仪上也能实施显示观察的玻片了,那个类似U盾的东西是不是有些鸡肋呢?我手机320万像素自动聚焦,对准目镜尚能拍清,这采购的真是何必呢。
6、机房彻头彻尾焕然一新啊。液晶显示屏什么的全套上阵,气势恢弘至极,上网体验美轮美奂、无与伦比。
7、教室里黑板之上,寝室楼内侧大门之上,无一例外地挂上了时钟,确实很便民,即使我们都有手机。不过在我回家的那天,我特意在大厅抬头看时间,却发现钟不见了。
8、课桌内的垃圾不见了。大学生其实没什么好骄傲的,离开教室时桌子里全是垃圾,应该没有哪个班可以幸免,评估那3天的清扫力度,必须竖起大拇指,我就没看到过一纸一屑。
9、实验室开放。开放性实验让我们有机会挑选自己喜欢的实验,设计方案后还能得到老师的指导,何乐而不为?高中、大学两次银镜反应的失败让我跃跃欲试,可最终因为自己的时间问题无疾而终。

行:
1、1栋背后的店面全线收拢,过道宽阔如大街,走起来相当神清气爽。
2、课堂上教室最后3排竟是空的!班内通知说这是为专家留的,坐后面小心被谈话。
3、 课上玩手机的人居然一度消失!这三令五申吓唬小孩的把戏奏效了……以致有人玩时还会被一旁的人善意提醒。当然,有通告说某班某生因上课玩手机被专家“深度访谈”(班级通知原文),估计也不仅仅是大家茶余饭后的笑话这么简单。
4、有传言说学校甚至要求做生意的那些学生白天不要运送桶装水。

评估如此来势汹汹,如果我说不关我事的话,那肯定是在放屁!比如说,全部5张排球网都是我挂的。一开始担心悲剧重演,5张网会烂的烂、偷的偷,所以按魏建新老师说的早上7点多去挂,晚上收回。但后两天下雨,也就一直挂着没动它们,足足挂了1个星期,期间让基础系使用完成了一场比赛,学生会也使用其完成了相关的迎新杯比赛。但我很讨厌后者粗鲁而没有必要的换网行为(1、4两个场地互换)。借着评估,我打了乒乓球。因为评估,寝室搞了卫生,我们寝室主要是厕所,班上派发了洁厕用具,室友有人开了头,我也就一气呵成了,将结垢多年的坑清洁得光亮如镜,实在是令人振奋,而在场的几个室友在我奋斗时无动于衷,又让我内心颇有微词。5号是星期一,升国旗那队伍真是惊天动地啊,我班原来寥寥数人的男生队伍,那一次破天荒地排到了头,互相打招呼时的惊讶与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啊,看到彼此就像看到了外星人一般,这是一个奇迹。评估也使得图书馆总有一个位置为自己预留,可恨的是,大家都是“被”去那儿的,原本空荡荡的地方一下子塞满了各色人,味道就不对了,去了也没意思,这就是签到制的弊端了。早上或中午的第一节课,总是被勒令提前半小时到教室,早上七点五十过后甚至都不让进入教学楼了。苦逼的PBL教学法再次粉墨登场,卢靖的一番闪烁其辞的肺腑之言,弄得雷厉风行的马宁老师晕头转向,却也胜过我们沉默的大多数。

来来往往的人流中,我始终碰不到所谓的专家,只能用听的方式,从朋友那儿找到他们的一丝存在感,至少爽约记录还是有那么几回,但是我还是要说,我们的生活环境在强制力保证下确实有了很大起色。

有句话是这么说的,既然母校不把自己当母亲,你又何必把自己当儿女。即便是传达室的老伯伯,也忍不住说三道四的话,只能说明,我们过得确实不怎么样。

(本文的记录,事实上也可以当作母校的野史,供后来人参考吧。)



评估小组,来了么?》上有5条评论

    • 估计普通的学校都差不多,位高权重者总是粗暴行事,有正确管理观念的老师和校内行政人员不是在最底层没有话语权就是无权参与管理。既然我改变不了它,那我就尽量做到不让它改变我吧。

  1. Pingback引用通告: 别来无恙 | Thank you, Sami! United States WordPress Unknow O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