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悲不喜的考试结果

头等大事自然是临概,一颗七上八下的心在屏幕前终于平稳了,不多不少,是无数人梦寐以求的60分!喜,是庆幸阅卷老师被我的真情感动:无论会与不会,我都尽可能不扯蛋地写满了卷面,同时保持排版工整、字迹清晰。悲,是觉得不该考出这么低的分数,当然,并不是因为原本的二三十分变成六十分所以得寸进尺,实在我不忍看到60分不再是政治的特权分数。

此外,药分的得分即便在最坏预料之中,也还是令我闷闷不乐,可恨地连80都没上。

临概的不过率不低于2/3,重考之风早在卷子发下的那一刻就被卷起——因不服而教白卷的大有人在。我想表明的是,我现在也不知如何是好了,毕竟从头再来是很麻烦的事,但是,如果最终确定了要重考,只要不是因为同学们的极端心理原因推波助澜而得的,我定当支持,那样我的分数就不会只是这么一点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